爱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娱乐圈潜规则:完美猎艳 > 第一章 小伙子(上)
    城市的空气永远没有乡村里 这是路天启对这座城市的第一映像。

    A市,是个被城乡簇拥而成的一座繁华都市,虽然是用那些穷乡僻壤堆积而起的地方,但其华丽的程度和首都无异,在这座城市里,有着无数人在往前爬行,A市就是接近一些中央的位置,在那里,每个人都是穿着华丽的土豪,戴着昂贵的首饰,可以狗眼看人低。

    没有人会斥责他们,因为他们有钱,在那些昂贵的衣裤下,所有人都像是丧失了自尊一般,他们愿意抛弃那些无法产生金钱的东西,如何一步步的向着最中心爬去,无数的女人抛弃了尊严和贞操,她们在那些男人的床上张开大腿,勾着男人肩膀呻吟连连。

    只要表现的好,她们就会得到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小到支票大到房字,无论哪一样都是很多女人穷尽一生都无法触碰到的,因此,这个行业的人也在火速增加的,和现在低迷的股市完全唱反调,随着这个速度下去,很多人都开始怀疑自己的邻居是否有在做这一点工作。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做的来做的好,他们男人的要求还很多哩,他们觉得既然花了钱那当然要赚回来,那些女孩们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努力的往着那群男人的床上爬着。

    纸醉金迷的生活总是很容易就让人沉溺在其中无法自拔,就像是毒品一般,深入到骨髓里难以再度接受自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的事实,更无法回到那个朴素的地方过以前那般清苦的日子,他们觉得这是一种可怕的诅咒,甚至会想到自杀。

    人总是一种很容易就忘记自己是谁的动物,他们容易忘记他们在大都市的生活是在那些家人无谓的支持下才得到的,他们容易忘记还在家里等着他们的妻儿老小,他们乐于混迹在酒吧夜场,和那些穿着暴露的妞儿们在舞池里尽情的扭摆着腰肢发出汗水,也不愿意工作。

    他们情愿花着一个月难得的工资为自己买上一套得体的衣服,再给那些素不相识的小姐们准备一份礼物,但是却忘记了还在家里,或许在等待他回

    在那些小姐们在哈哈大笑于这个男人的愚笨的时候,他们正在发挥着自己的娱乐精神在那些女孩子们的面前做出各种羞耻的动作,为的就是看见那些小姐莞尔一笑的模样。但是却忘记担心与他的妻子每日每夜的抱着他们一起盖过的杯子偷偷的啜泣着。

    人总是这样,这般的无情,等到所有的都失去的时候才会想到家里还有妻子孩子,还是没都没有给家里添置,甚至还没有回去看望过那自己的家长,想到这些的时候,那些人们的脸上是青白闪烁着,像是骨子里一块特别大的伤疤被揭开,内里一点都没有好依旧是血肉模糊。

    知道路天启要去城市的时候,这个消息在村子里炸开了锅,作为整个村里学历最高被奉为希望的路天启终于要开始迈入城市里,各家奔走相告,脸上的喜悦溢于言表,可是路天启的母亲却揉起来眉头,看着路天启的眼神也很是深邃,像是有什么想说却又说不出。

    “你家的天启要去城市哩!多好I以看见外面的世界不像我们这辈子都被这三座山给困住,最远也就跑个县城,这些钱你收着,就当是为天启因后赚钱回来的报答!”

    路天启的母亲手里握着乡亲给自己的钱,她看着这拒绝不回去的一百块钱头疼,像是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淳朴的村里人对于钱这回事看的并不是特别重要——至少和城市里那些借出去的钱每日都在担心着对方是否会还的人好了太多,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家潜伏于骨子里的羞涩感,使得很多人面对他人伸出的手都不敢握紧。

    路启明的母亲握着钱坐在了板凳上,常年以来的劳动压垮了她原本纤细的身体,使得她原本细腻的皮肤变得粗糙,却还能从眉眼中依洗出她当年美的不可访方物的模样,指尖摩擦着钱上粗糙的位置目光紧紧盯着前方,哪怕是路天启蹦蹦跳跳的回来了,她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这点路天启很是奇怪,每次他回来的时候,母亲都会很勤劳的吧事情解决掉,然后面容和善的询问着路天启最近的情况,对于父亲许久未归家的路天启而言,他的长辈就只有他母亲一个人,他只承认他母亲一个人。

    村里总有着很多的传言,有真有假,不可否认的是既然会被传出来那必然本质上会有原因,村并不大,说的夸张一点,拿着根蜡烛从头走到尾都不见得烧完一半,大家都挤在这个小小的地方,每家每户都可以知道彼此,因此这里也从未发生过偷窃或者入室抢劫之类的。

    因为这里偏远地小,也不用肖想什么会有人来旅游一类的,虽然这里山好水好,可是这里和外界沟通的少,没人知道这里,知道没有人人愿意花费这么长的时间颠簸来到这样一个除了山水什么都没有的穷乡僻壤。

    路天启一直不知道他母亲在烦忧什么,双手托腮看着母亲在外忙碌的背影,他每次想要去帮忙就会被母亲拦下,要么就是叫他好好的休息,要么就是叫他好好的学习,无论怎么样反正就是不能够去碰那些锄头一类的杂活。

    这也是为什么路天启的手在农村长大却还是那般纤细白皙嫩滑的原因,跟村里的那些姑娘比一下,他的手简直就是一个正常的姑娘家家的而那些姑娘的则是做事做久的老妇女的手。

    “你知道吗,那个女人又买骚,看着就恶心!”

    “你说那个啊,仰仗自己有几分资本就在那里乱搞,真是”

    一出门路天启就能够听到女人们的议论声,农村的妇女声音大多都像是开了扩音器一般,你想要不听见他们说悄悄话还是有点难度,除非是像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分贝声音的人,他们可以熟视无睹的路过那些女人的身边,而显然路天启没有习惯,并且路天启知道他们口中的女人是谁。

    三叔他老婆,一个丰乳肥臀的女人,总是喜欢穿着各种各样要洋不洋要土不土的衣服,成天就知道打扮着自己,从不下地干活,经常有人和三叔说,他就是作孽才会娶了一个这样的女人,三叔对此也就抱着笑笑的模样。

    三叔的脾气很好,好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有人的脾气可以这样的软,无论面对那女人怎么样的骂或者外头的流言蜚语,三叔都可以满不在乎的冲着大家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被三叔这么一笑,很多人都说不下去了,唯独剩下那个女人还会指责着三叔。

    说起来,三叔是这个村子里头批出去城市的人,在外头打磨了十来年回来的时候就多带来一个这样的女人,她使得村里很多人对于城市的女人开始赋予了偏见,觉得可能都是这样的,骚气懒惰,让人觉得很是厌恶。

    路天启在去城市之前决定去找三叔好好的聊一聊。因为这样就能够更直接的了解到城市里的事情,而不让自己走上很多歪路,他一到三叔这里的时候迎的是一记牙杯,在空中利落的化出一条弧线,然后落在了路天启的身边。

    对于这位女人暴力的一面路天启已经习惯的不能在习惯,三叔出来捡牙杯的时候正好见到在外头站着的路天启,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头,然后和里头的女人打了一个招呼酒吧路天启领到瀑布的边上

    “抱歉,家里人让你见笑了,她就这样”

    “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叔,就他这姿色村子里很多人都有啊,就是漂亮了那么一点点,可是漂亮也没办法当做饭来吃吧!你这样受她的欺负只是给村子里人的看笑话!”

    路天启的话让三叔哽咽了下,没有发出声音,随后摸了摸路天启的脑袋,无言的叹息

    “怎么说呢,要真的都是糟糕的话,我也不会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你也别说是我脾气好,脾气再好这样也会忍受不了,我既然能够和她过这么久,就说明她也有好的地方,你不知道吧,她会在我发烧的时候一边骂我一边给我弄七弄八一

    个晚上睡不好,她也会说着我再也不管你然后比谁都要担心我,上次我在山里迷路,她担心的好几天没睡觉”

    “人啊,总是智慧看见表面上的好,看起来谁给你一颗糖就是好的,谁平时对你总是皱眉就是坏的,可是那些真正关心你的人会在你出事的时候显得比你还要慌乱各种的招人帮忙,会在你生病的时候会比谁都要担心,大家都只看见平时的话,就分不出那个是喜欢自己的而那些只知表现出来的”

    三叔说的时候抚摸着路天启的脑袋,盯着对面的瀑布,露出了深邃的申请,路天启盯着三叔这个模样总觉得很是眼熟,等到嫂子来吧三叔领回去的时候,路天启一个人坐在瀑布前想了很多的事情。

    像是母亲的,像是三叔说的那些话,他从小走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里的学校,在哪里所有的学生出生都差不多,毕竟没有哪一个城市里的父母愿意吧孩子送到这样的地方接受并不好的教育,他们觉得这样做会毁了孩子的前程。

    正是因为如此,路天启在学校里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出生而受到什么欺负,但是要是到了城市里一切就成为了未知数,像是初次接受到那些可恶的数字一般,一切都充满了未知,可是生活不是数学题,无法在草稿上演算无数遍如何解题,也无法用橡皮吧那些错误的答案给擦除。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刺激。

    这次路天启回家的时候,,发现母亲并没有坐在门口,桌面上留下来两个番薯,路天启坐在凳子上握着番薯脑袋里想到了很多的事情,这些事情他从小到大经历过了无数次,看起来平常到了无边可是现在的他却能够顿悟出很多东西。

    真甜,他这么说着咀嚼着嘴里的番薯,如何一口咽下。不知道在城里的时候还能不能够吃到这么好吃的番薯,那些豪华的地方是否会把他也带坏,最后堕落,和那些新闻里的人一样( 娱乐圈潜规则:完美猎艳 http://www.iks888.com/1_1215/ 移动版阅读m.iks88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