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邪龙天下 > 第十七章 有女婷婷
    清晨大雾,沁凉入体。

    方谢龙静静地站在湖边,看着周围山色叠翠,重嶂千峰,眼前湖平如镜,清澈见底,耳听得远处林子里有人在练剑,木屋内传来二女恬静平稳的呼吸声,空气是那么的清新,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方谢龙深深地陶醉了,神识破体而出,欢快地忽来攸去,一会儿穿过树林卷起了满地落叶缤纷,惊得练剑的少年乱了剑法,却又忽地愕然发现自己的记忆中竟然多了几招奇妙至极的剑式;忽地掠过湖面带起朵朵浪花冲向了小舟,唬得垂钓的老人一跃而起口中念佛不已;猛地又闯进一间浴室故意地发出了几声怪笑,吓得正在晨浴的少女慌不迭地扯过浴巾遮住春光尖叫不已。

    方谢龙忽地发现了另一道神识,却正是那峨嵋掌门一元子。他发出了一道波动,引起了一元子的注意,两道神识在空中一碰,随即,方谢龙明显强大得多的神识包裹住一元子的神识,猛地向上飞出了山谷,飞出了天外,冲破了大气层,到达了银河系的星空,再外面,就是那无限的宇宙。

    一元子先是被那霸道无匹的神识吓得惊骇欲绝,继而发现是玄清祖师的神识,又惊又喜,待到了这无限的星空之中,又被这广袤的宇宙以及这梦幻般的星空奇景所深深吸引,感觉着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的无穷能量贯入了自己的神识,却苦于自己修为有限,白白浪费了这神奇的机遇,反观玄清祖师的神识却是迅速地膨胀壮大着。正自暗暗地懊恼着,忽然发觉祖师的神识中分出了一道碧光,把那强大的能量包裹成了一个小小的圆球,强行压入了自己的神识,随后,惊觉自己的神识不知怎的忽然就回到了自己的体内,那小小圆球内蕴含的能量猛地释放出来,进入了自己体内的经脉,疯狂地运转起来,一刹那就循环了九十九次,强大的能量迅速改造了自己的身体,壮大了自己的真元,而多余的能量竟然又缩成了一个碧绿色的小球回到了自己的丹田。一元子惊喜若狂,正要起身去找玄清祖师道谢,忽听得祖师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一元,这个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有机缘者自能得到我的传授,你不必特意来找我了,还有这些心法口诀,你回山后也可以传给另几个师弟一起修炼。”立刻,一元子的脑海中忽然就多了几段心法口诀,“至于这些弟子,修为不够,你万万不可轻传,我自会另行传他们一些法门。”一元子随即发现祖师的神识笼罩了所有的峨嵋弟子,并隐隐感觉到了一阵阵奇异而强大的波动,惊喜连连,又震撼不已,忙高呼“多谢祖师爷恩典”。

    方谢龙的神识却又倏地回到了体内,庞大的星际能量和昨晚刚吸收的处子元阴结合在一起,强化着他的身体,凝炼着他的神识。

    东升的旭日终于跃上了远山之巅,金色的阳光越过重峦透过叠翠在地上投下了斑驳的日影,一股淡淡的深谷幽兰般的香气袭入鼻端,田雪吟轻轻地走到方谢龙面前,“早,龙,你都已经这么厉害了还练功啊。”

    方谢龙睁开了眼睛,一丝神光在眼中一闪即逝,深情地注视着眼前的玉人,微笑着点头“嗯”了一声,伸手搂住了新承雨露娇怯不胜的田雪吟,“早啊,雪,怎么不多睡一会,还早着呢。”忽又邪邪一笑,在田雪吟的耳边轻声说道:“下面还疼吗?”

    田雪吟羞得忙低下了头纵体入怀,把飞起一抹艳红的俏脸埋在了方谢龙的胸前不依地拱着,两只粉拳轻轻地捶打着方谢龙的肩头,娇声地“哼哼”着。

    方谢龙宠溺地轻抚着她的背心,嗅着她身上如兰似麝的芬芬气息,“雪,我会用我的生命来爱你,直到永远。对你,我很抱歉,因为我没得到你的同意和谅解就先有了凤,但是,我发誓,我从未有一刻忘记过你,甚至连和凤欢好时都还想着你。你和凤都是我的至爱,是我的手心和手背,无论哪一个我都不会放弃的。”

    田雪吟掂起脚尖轻咬着方谢龙的鼻尖,俏皮地娇笑着,“你这个大坏蛋、大色狼,哼,说的倒是蛮动听的,就不知道有几句话是真的,算了,还好凤妹妹我也真的很喜欢她的,嗯,以后可不许再有了。”

    方谢龙忙点头称好,田雪吟眼珠滴溜馏一转,又道:“不过看来你这个大坏蛋还真是挺有女人缘的,听凤妹妹说啊,你们学校里有好多女生喜欢你呢,甚至还有几个女老师都暗恋你哦,以后啊,谁知道你还会有多少个女人啊,哼,我可跟你把话说在前头,我不管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但是你想要带回家来的女人,却必须让我和凤妹妹先看过认可了才许进门,怎么样,我够宽大为怀了吧,嗯?”

    方谢龙一听之下倒是大感意外,没想到田雪吟竟然会这么说,继而大喜,抱紧了田雪吟亲了个不停。田雪吟娇哼着似拒还迎。半饷,田雪吟娇喘着轻抚有些散乱的秀发,红着脸媚眼如丝地睇着方谢龙,腻声道:“龙,你功夫这么厉害,教我几招剑法怎么样?嗯,你说过你有个前世是天下第一剑客,那我就要学那个天下第一的剑法,好不好嘛?”

    方谢龙却笑着问道:“你的剑法是跟谁学的?还不错嘛,还有,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田雪吟轻轻地说道:“去年我跟同学到庐山来玩,我一时失足竟然掉下了五老峰,我吓得在空中就晕过去了,没想到一醒过来就到了这里,原来,就是你那个晚辈一元子刚好驾剑光经过就救了我,后来,他说我天资聪颖,适合练剑,就叫司马叔叔先教我几手剑法,让我先练着看看情况再决定是不是要正式收我为峨嵋弟子,于是我就给老爸写了封信告诉了他,我就这样留下来了。再后来么,在报纸上看到了你的新闻,哼,竟然还有了个什么未婚妻,我气死了,哭了好几天,结果司马叔叔就来问我怎么回事,我一时忍不住就告诉了他,没想到他竟然会真的去把你给找来了,哼,你这个大坏蛋,要不是司马叔叔去找你,恐怕你是不会主动来找我的吧。”

    方谢龙忙搂紧了她,不住地亲吻着她的俏脸,告饶道:“好好好,是我的不是,雪,我们现在好不容易见了面,更有了这么亲密的关系,你就饶了我吧,嗯?”

    田雪吟笑道:“我要不是原谅了你,又怎会这么轻易地就把自己交给你了呢,哼,不过,我现在心里始终还是有点不舒服,但是,只要你把你那套天下第一的剑法教给我,我就舒服了,怎么样啊?”她娇笑着整个人都挂在了方谢龙的身上,缠着方谢龙撒娇。方谢龙笑着道了声“好”,神识微发,一套妙绝天下的“凌云九剑”就印入了田雪吟的记忆深处,还顺便给她灌入了二甲子的功力。

    田雪吟欢呼一声,蹦蹦跳跳地跑回了屋内,取出了剑,顺便又把刚起床的林美凤也拉了出来,跳到了木屋前的空地上,拔出剑舞了起来,这五百年前曾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凌云九剑”终于在今日重现于世,一时剑气纵横,天日无光。

    林美凤看得直拍手叫好,心里虽是艳羡不已,却无奈天性就排斥打打杀杀的,不由得嘟起了小嘴,冲看方谢龙娇声不依道:“你们怎么老是舞刀弄剑的,我吓都吓死了。”

    田雪吟收起了剑,跑到林美凤身边亲热地搂住了她,笑道:“凤妹妹莫怕,以后有什么事,姐姐会保护你的。”

    方谢龙搂住了二女,低下头一人亲了一下,“为夫会永远守护你们的,两位亲爱的小心肝。”

    二女大羞,齐声啐道:“去你的,什么为夫,不害臊。”方谢龙大笑着抱起了二女走回了木屋,把二女扔到了床上,扑身就上,同时一道神识发出罩住了木屋,隔绝了一切。

    山中无日月,转眼秋去冬来,又冬尽春生,已是二00八年的五月。方谢龙每日在山谷中无所事事,除了与二女嬉笑玩乐,就是仗着一身天下无敌的功夫整日惹事生非,欺负一班凡夫俗子,偶尔兴之所至也会教人几招玄奥莫测的奇招绝学,再加他的辈份又高,却又从不拿什么老前辈的架子,一来二去地倒也颇收了几个忠心耿耿的小弟,像眼下这两位“毒蛇”高奇和“银狐”候方就是诸小弟中的佼佼者,他们与另四位“血狼”厉残、“狂虎”孟雄、“秃鹫”郝胜、“恶鲨”陈大嘴并称为方谢龙的六大“兽”下,再加上方谢龙自己被人称为“邪龙”,因此七人又合称为“七大兽”。他们自己倒也挺满意这个外号,干脆就自称“七大神兽”。

    “毒蛇”高奇和“银狐”候方昨天夜里刚从台湾出任务回来,此时刚从司马队长那领了一大笔钱,正准备去方谢龙那里汇报。刚到小木屋前,就见湖边的大榕树上有个人影躲躲闪闪地在朝小木屋偷窥着。两人对视了一眼,齐声暴喝,“看打”,双双一拳轰出,片片落叶飞射中,那个人影冲天而起,一声娇叱,在空中极其美妙的一个空翻,一道剑光激射而出,如闪电惊虹般,发出了尖厉的破空声,忽又一分为二,分射向二人。二人眼见剑光迅急,大惊之下收拳暴退十米,那剑光却仍是不依不挠地追了过来,二人情急无奈之下只得惊叫一声,跃入了湖中。那剑光攸地消失了,一个短发的俏丽小丫头手里提着一支小小的宝剑落在地上,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委曲地看向了闻声而出的方谢龙和田雪吟、林美凤,以及后面的一班小弟们,小嘴一扁,快哭出来了,“我,我,我不是有意的,是他们先打我的,我只是自卫嘛,再说,我也没伤到他们。”

    方谢龙顿感一阵头痛,呻吟了一声,哀叫起来:“我的小姑奶奶啊,你可是剑仙诶,怎么老跟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计较啊。”

    田雪吟和林美凤却忙跑过去一人一边亲热地搂住了那小丫头低声劝慰起来,田雪吟又贴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一时逗得她“咯咯”笑了起来,还红着脸瞥了方谢龙一眼又极快地低下头不作声了。方谢龙却被她这一瞥的风情惹得心头一跳,一时只觉得这小丫头似乎已经是个散发着无限媚力的成熟女人了。林美凤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似笑非笑地盯了他一眼,悄悄地拉了一下田雪吟,朝方谢龙这里努了努嘴。田雪吟会意地一笑,恶狠狠地盯了方谢龙一眼,直吓得方谢龙忙转身走到一边去看视刚被其他人捞上来的高、候二人。

    此时的高、候二人正傻愣愣地在听同伴介绍这小丫头的来历,原来这小丫头却是青城派掌门玄玄子俗家最小的曾孙女,姓叶,小名婷婷,年方十五,据说她幼时曾有奇遇,无意中得了青城派鼻祖追云叟白谷逸的衣钵真传,成为青城派近百年来的第一个剑仙,一个月前随玄玄子来山谷拜访峨嵋掌门一元子,见一元子口中的玄清祖师如此年轻,就满不服气地要跟他较量比划一番,结果飞剑刚一出手就被方谢龙收掉了,又连用了几件法宝,却都无功而返,而方谢龙连手都没动,只是用强大的神识困住了她,不由得她不服,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就此缠上了方谢龙,留在谷中不肯回去了。因她长得美丽可爱,天真活泼,嘴巴又甜,极得众人的宠爱,尤其是方谢龙的两位如夫人更是看待她如同亲妹妹一样,方谢龙和他的小弟们也拿她毫无办法。今天也不知道她哪根筋搭错了,好好的屋内不坐,却偏要鬼鬼祟祟地躲在屋外的树上偷看。方谢龙早知她躲在外面,见她不进来,也乐得不理她,却没想到高、候二人刚巧这时到来,不幸成了她的牺牲品。高、候二人直听得面面相觑,无言以对,只有自认倒霉了。

    午饭后,众人围着高、候二人继续追问在日本的所见所闻,二人把日本的女人是如何的温柔体贴、街上的小姑娘穿着的是如何的暴露、那里的女人操起来是如何的爽、日本的性文化又是如何的无处不在,添油加醋地渲染了一番,直把众小弟听得口水直流,一个个闭上了眼睛想像着日本是如何的一个色情王国、男人的天堂。田雪吟和林美凤却早把方谢龙和叶婷婷拉出了小木屋,上了一叶扁舟,到了湖心。

    叶婷婷好奇万分地问道:“世上还真有那样的女人、那样的地方么?”

    林美凤笑着搂住了她,“好妹妹,别问了,这都是那些臭男人的肮脏事,我们做女人的,不用知道太多。”

    叶婷婷看了看方谢龙,又问道:“那他呢?如果他在外面也那样,你们会拿他怎么样?”

    田雪吟笑道:“我早告诉过他了,他在外面无论有多少女人,我都不会管他的,不过,他如果想带回家来的话,那就一定要先过我和凤妹妹这一关,好歹我们一个是他老爸指定的,一个是他老妈认可的,没我们的同意,就算是公主,也别想进我们方家的大门一步。”她忽又盯着叶婷婷诡异一笑,满含深意地贴近她的耳边,“好妹妹,你是不是也想来……,嗯?”

    叶婷婷顿时小脸通红,一头埋在林美凤的怀里,却又忍不住斜着眼睛偷偷地看向了方谢龙,眼睛里春意盎然水汪汪的仿佛要滴出水来,方谢龙不由得又是一阵心头狂跳。

    林美凤笑嘻嘻地在叶婷婷的耳边低语着,“放心,你田姐姐昨晚还跟我说她挺喜欢你的,以后啊,你迟早会加入我们的。”

    叶婷婷立时两眼放光,又惊又喜又羞,娇哼着扭了几下身子,却又偷偷地把一双美丽多情的媚眼投向了方谢龙。方谢龙自然听清了她们的对话,心里好一阵得意欢喜,看向叶婷婷的眼神也不由得大胆了起来。田雪吟暗暗地扭了他一把,低声道:“便宜你这大色狼了。不过她还小,再过几年啊。”

    方谢龙乐呵呵地点着头,搂住田雪吟亲了一下,眼睛却是贼忒嘻嘻地看着叶婷婷上下扫视不已,像是在看着一条快入嘴的小羊羔。叶婷婷羞红着脸勇敢地跟他对视着,眼中释放着无限的爱意和春意,满含挑逗之色,那股子娇媚风骚竟毫不亚于林美凤。方谢龙心中暗喜,看来这小丫头媚骨天生,是个天生的尤物。

    过了几天,方谢龙终于接到了他来此后的第一个任务:去北京负责奥运会的保安工作。这也是这支国家秘密部队——神龙部队成立后的第一次全体出动。方谢龙带着三女和一班小弟直接驾着剑光趁着夜色飞到了北京,悄悄地入住了事先安排好的香山宾馆,其他人则由司马队长率领,分批乘坐飞机,入住了北京宾馆。( 邪龙天下 http://www.iks888.com/3_3812/ 移动版阅读m.iks888.com )